国家"211工程"项目--《汉满词典》近日出版

东北师范大学东北民族与疆域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刘厚生教授主持编纂的《汉满词典》近日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作为我国第一部以汉语打头查找满文释义的"汉满词典",它的问世填补了我国满学研究领域的一项空白。
满文于1599年女真族首领努尔哈赤命巴克什额尔德尼和噶盖以蒙古文字母为基础而创制,后称"老满文";1632年,后金国主皇太极又命巴克什达海加以改进而称为"新满文"。有清一代,满语被定为"国语"(又称"清语"),其使用范围非常广泛;满文也成为清朝的官方文字,朝廷各种军政要务、例行公文,多用满文书写,于是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满文档案和典籍文献。在民间,用满文纪录的萨满神词神歌、氏族家谱,以及散落在白山黑水间的许多口碑资料等,都是研究清代历史、文化、风俗、宗教的非常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堪称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
然而,当今国内懂得满语文的专业人才廖廖无几,大量的满文历史资料因语言文字方面的障碍至今无人问津而束之高阁。抢救满语文这一人类濒危文化资源成为许多历史学、民族学、文化学、民俗学、语言学等研究领域的学者们的迫切愿望和责任。
要学习和研究满语文就必须有一部甚至多部相关的满语辞书。清代为我们留下了几部诸如"清文鉴"之类的字书,但在编纂体例和方式上显得陈旧。19世纪以来,陆续出版了俄国人编纂的《满俄词典》、日本人的《满和词典》、美国人的《简明满英词典》;1988年出版的由刘厚生等编纂的《简明满汉辞典》是我国建国后首部用现代语言学手段和体例编纂的满文辞书,此后又有《满汉大词典》、《新满汉大词典》等相继出版,为人们利用和研究满语言文字提供了方便。
刘厚生教授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满文班,他以己之所长,从1981年起,就在东北师大历史系明清史研究所研究生中开设满语文课,为国家输送了一批又一批懂满语文的历史学研究人才。由他编撰的《简明满汉辞典》及《满语文教程》作为工具书和教材,为学生及广大历史学、语言学、民族学研究人员和档案工作者学习与查阅满语文提供了便利,对推动满语文的学习和利用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是,能有机会学习满语文的人毕竟是少数,多数人因不懂满文依然无法使用"满汉词典"这类工具书。于是许多人呼吁编写一部《汉满词典》,由汉语言文字入手去查找满文的释义,这样,不懂满语文的人,只要掌握该词典的用法,便可查找和释读满语词汇了。
鉴于社会的需要,刘厚生教授早在1994年便开始了编纂《汉满词典》的工作,该课题后被东北师大列入国家"211工程"计划,给予了资金支持。本词典以《简明满汉辞典》的条目为基础,广泛搜集和采用了《大清全书》、《御制增订清文鉴》、《五体清文鉴》、《清文汇书》、《清文总汇》以及近代出版的有关辞书等几十部著作,还从满文档案和古籍文献中选取了一些例句。经过十年的努力,收录词条3万余个,总字数约110多万。该词典所录条目,除常见的包括字词、词组、熟语、成语等一般语汇外,为了方便查阅清代档案与文献,还增添了"衙署名目"、"官衔名目"、"公文用语"、"折奏用语"等较为规范的文言词组,丰富而实用。该词典集各种辞书的优点于一体,便于读者学习和利用满文,使满学得以不断深化拓展。
这部词典的问世,不仅是东北师大的一项重要学术成果,而且也将为我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抢救整理工作、东北民族与疆域的研究,以及正在进行的清史编纂工作诸方面带来重大影响,做出突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