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民族志·满族篇》长春编纂工作会议纪要

2005年6月25日上午,《清史·民族志·满族篇》项目组成员在东北师范大学校部五楼会议室召开了试编撰前的工作会议。会议由项目负责人、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刘厚生教授主持,沈阳故宫博物院姜相顺研究员、辽宁省民族研究所《满族研究》主编张佳生研究员、东北师范大学姜守鹏教授、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富育光研究员、吉林省艺术研究所田子馥研究员、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王德忠教授、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刘智文研究员、哈尔滨学院郝庆云副教授、吉林大学宋卿老师以及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部分博士研究生参加了会议。
此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传达前不久在云南召开的《清史·民族志》会议的情况,并讨论本项目组下一步工作的实施细则。
会议首先由刘厚生教授介绍了《清史·民族志》会议的具体情况,指出此次会议主要解决了四大问题:一是会议达成一致观点,要编写《清史·民族志撰写凡例》;二是对民族志各篇的大纲作出了统一要求,各篇名称有改动,如《清史·民族志·满族篇》改为《清史·民族志·满族及东北少数民族篇》,以体现民族平等思想;三是对民族志撰写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内容交差"问题协商了解决原则;四是对资料长编的撰写提出了具体要求。接着,刘教授具体传达了该会议形成的《清史·民族志撰写凡例》。之后,刘教授将结合云南会议精神形成的,满族篇各项工作的具体细则讨论稿下发与会人员,并请大家加以讨论完善。
就下一步的具体工作,大家主要讨论了以下几个问题:

一、在撰写过程中,如何界定"满族"的内容。

田子馥先生提出,由于满族在发展过程中吸收了许多汉族的内容,这就要求我们在撰写《满族篇》时需要界定哪些内容是属于满族的,哪些内容是不属于满族的。如在收录满族书法家时,是收录写满文字的书法家,还是写汉字的满族书法家。
对此问题,张佳生先生指出,在满族文化的界定上有宽和严两个标准,中华民族发展形成的特殊历程决定,各民族间的文化是互相渗透的,不存在纯民族的东西。在满族文学界中,对此问题的争论基本达成了一致的观点,即主要以作者的民族成分为标准,是满族人写的就属于满族文学。
富育光先生同意张佳生先生的观点,指出满族文化的复杂性是清代以来特殊环境下形成的,这是不可否认的。如满族民间广泛流行的"满洲书"、"玛虎戏"等,其中许多内容都是从汉文翻译过去的。
最后,大家基本得出了一致观点,即首先看作者和作品人的民族成分,是满族人就可包括于满族文化之中,同时也要看作品反映的内容,如主要反映了满族的生产生活则也应属于满族文化。

二、集思广益,调整各部分的具体提纲。

张璇如先生负责"满族经济生活"部分,其具体提纲有细微调整,原"商品交换"部分改名为"商业贸易";"俸饷制度"与"旗人生计"两部分合而为一,称作"旗人俸饷与旗人生计"。
富育光先生负责"满族宗教信仰"部分,他提出:满族的宗教信仰部分应以萨满教为主,其下主要分为四类,一是辽金以来,满族先世萨满教的祭祀情况;二是自乾隆以后满族萨满教变化的情况,这一部分《清史稿》记载较少,应重点写;三是清代满族的家祭,即乾隆以后经过规范的满族萨满教,尤其是东北地区的满族家祭;四是汉军旗香,主要是陈汉军的祭祀情况,其中包括许多"仁义礼智信"的内容。富先生还提出,满族的"佛教信仰"及"民间信仰"部分可能会与《清史·宗教志》有冲突,应该协商解决。对此,张璇如先生指出,满族的宗教信仰可以在总体上分为三部分,即萨满教、汉军旗香和其他宗教信仰,把满族的佛教、道教和民间宗教作为受其他民族影响而信仰的宗教,归类于其他宗教信仰之下。
此外,大家还提出了前一阶段工作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姜相顺先生提出,在搜集资料时,一些原始资料看不到,如《龙飞御天歌》等,并且搜集资料需要资金,这类问题需要解决。张佳生建议定出工作计划,规定每一步工作完成的时限,以便主体工作顺利按时完成。
刘厚生教授对以上诸问题进行了总结。部署了2005年7月-10月的工作计划,即下一阶段为各项工作的试实践阶段,各组在这三个月时间里拿出5000字左右的研究综述,5000字以内的考异,10000字左右的资料长编,并在此基础上写出2000字左右的正文样稿。十月份将就这一阶段的工作召开全体会议,解决实际工作中的具体问题,统一思想。
刘厚生教授还进一步重申了课题经费使用的"多劳多得、优劳优得"的原则,并向各组提出希望,指出七月份各项工作都将步入正轨,希望大家在此三个月认真实践,互相交流,为以后工作打好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