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民族志·满族篇》哈尔滨编纂工作会议纪要

2005年1月25日和3月25日至26日,《清史·民族志·满族篇》项目组在哈尔滨召开了两次编纂工作会议。1月25日下午的会议在哈尔滨师范大学学术交流中心会议室召开,会议由《清史·民族志·满族篇》项目负责人、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刘厚生教授主持,黑龙江省社科院张嘉宾研究员、张碧波研究员、那晓波研究员、黑龙江大学唐戈副教授、哈尔滨学院郝庆云副教授出席了会议,会议主要就满族志的凡例和大纲以及其他六个小民族志的大纲等问题征求哈尔滨学者的意见。3月25日下午的会议在哈尔滨学院图书馆会议室召开,会议由哈尔滨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郝庆云副教授主持,来自哈尔滨和长春的众多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哈尔滨学院为这次会议的召开提供了优越的条件,张军民副院长出席会议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就如何统一满族志和其他志的体例、体裁以及编写大纲等问题广泛征求意见。3月26日上午的会议在哈尔滨师范大学贵宾楼会议室召开,会议由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刘厚生教授主持,黑龙江省社科院张嘉宾研究员、那晓波研究员、谷文双研究员,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张璇如研究员、刘智文研究员,黑龙江大学唐戈副教授,哈尔滨学院郝庆云副教授、陈伯霖副教授出席了会议,会议主要讨论六个小民族志的编写大纲、体系及其他问题。这几次会议均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开得很好、很成功。会议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取得了成效。 一、学者们对清史撰修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张璇如研究员指出,在清代满族是统治民族,以前的研究忽略了这一问题,只是作为少数民族来写。事实上,清代的"国家作为"和"民族作为"很难区别,如八旗、教育等问题,这样就增加了编纂的难度。搜集资料的大纲和编写大纲应有所区别,它只是一个框架和方向。清代时间跨度大,从1616年直到1911年,共计275年,经历了封建经济、文化高度发达的封建社会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清代历史资料大批没有利用,例如野史、笔记、家谱这些资料相当丰富,外文资料也很丰富,需要我们下工夫去搜集这些资料。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考证,例如王臬、王台与努尔哈赤的关系问题等。
黑龙江省社科院张碧波研究员提出纂修清史的基本历史观是什么,应该体现出"中华多元一体"的特点,应由传统的"一元中心论"转变为"多元一体论"。弘扬"天下一家"的思想,要像北宋的司马光一样不分"华""夷"。此外,他还提出应如何定义和区别"民族志"和"国家史",即"志"和"史"的关系问题,主张应写成动态的,而不是静态的。
黑龙江省社科院张嘉宾研究员主张多搞调查,特别是一些抢救性的调查,但在调查中要注意剔除现代的东西,而保留古代的东西。
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湘泰研究员主张应重视考古资料的应用。他以扈伦四部为例,认为应利用乌拉城的考古发现等考古资料。在叙述民族源流问题上,他主张应坚持"上不封顶,横排竖写"的原则。
黑龙江省社科院魏国忠研究员认为统治民族和主体民族不是一回事,比如满族是清代的统治民族,但却不是清代的主体民族。
各位专家、学者普遍主张清史纂修应采取团结广大学者的原则,应搞"五湖四海",把东北三省的广大学者们团结和带动起来,共同完成好这一重大项目。
此外,学者们还对清史纂修中出现的重复问题提出了见解和主张,大家认为这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应该由北京统筹全书,拿出一个全面的方案来。

二、对满族志及的编写大纲及内容提出修改建议

学者们对满族志及其他六个小民族志的大纲提出了中肯的和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在编写时限方面,刘厚生教授提出,上限是金代女真,下限到1911年。先从资料做起,注意考古学资料的运用。
黑龙江大学历史旅游学院胡凡教授认为满族在教育方面失误较多,当时的世界处于资本主义上升阶段,而中国人对此一无所知,这一特点在教育方面有突出体现,对此撰修时要有所提及。
一些学者还主张增加撰写的内容,例如,黑龙江省社科院李兴盛研究员主张增加满族的学术志,如地理学等自然科学方面的成就应体现出来;黑龙江省社科院张嘉宾研究员主张文学部分应增加翻译文学,即汉语文学翻译为满文的文学。
黑龙江省社科院张碧波研究员指出,满族志中最复杂、最麻烦的是习俗文化部分,要分析清入关前后发生了什么变化,特别是语言、葬俗等方面的变化,例如葬俗方面出现了由薄葬到厚葬的转变,对此要给予分析和评价。又比如,服饰和发式是满族特有的标志,尤其体现在"天足"上,很有民族特色。
这几次会议上,学者们讨论最多的是,《清史·民族志·满族篇》中所附的六个小民族志是按照当今我国东北地区的主要少数民族来编写,而没有完全按照清代东北地区的民族状况来编写,这样写是否妥当?学者们对此多有异议。例如黑龙江省社科院王德厚研究员就主张不能按今天的少数民族写清代,只能按清代的民族状况来写。黑龙江大学历史旅游学院周喜峰教授主张应增加在清代属于我国而今天在俄罗斯境内的少数民族,黑龙江大学历史旅游学院胡凡教授也主张境外满族应该收录。

三、讨论了其他六个小民族志的大纲初稿

六个小民族的项目组已基本上完成了大纲初稿的撰写,提交会议讨论。在3月26日的会议上,黑龙江省社科院张嘉宾研究员(负责赫哲族)、那晓波研究员(负责鄂温克族)、谷文双研究员(负责达斡尔族)、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刘智文研究员(负责朝鲜族)、黑龙江大学唐戈副教授(负责鄂伦春族)、哈尔滨学院陈伯霖副教授(负责锡伯族)分别就各自所承担的小民族志的编写大纲做了说明。
在谈到编写六个小民族志的意义时,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张璇如研究员指出,通过大清史的编纂要推动对东北地区六个小民族的研究,调动一批学者加以认真研究,既要做基础性的资料整理工作,又要做深入的专题性研究,以达到较高的水平。
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刘智文研究员谈到在编写朝鲜族志大纲时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朝鲜族的族称问题,传统的称谓有朝鲜、高丽等,鸦片战争后朝鲜人迁入中国后最初是作为垦民,民族村落形成韩民专垦区。在清代还没有"朝鲜族"的称谓,这一称谓是新中国成立后才出现的。所以在清史纂修中出现了是称其为"朝鲜族"还是"朝鲜人"的问题。对此,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张璇如研究员主张志名称"朝鲜族",而文中称"朝鲜人"。
此外还涉及到其他民族的族源问题,争议颇多,例如达斡尔族的族源就有"契丹说"和"多元说"的分歧,锡伯族的族源则有"满族同源说"和"室韦说"的分歧,这些问题都需要做大量的考证工作。 四、明确了近期的目标、任务和编纂工作进度

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刘厚生教授提出四到六月份的近期目标、任务及工作进度计划,认为目前基本构思已经形成,下一步是修改磨合阶段,应列一个进度时间表。经会议认真分析、讨论,达成以下共识:
第一步:四月份,提纲细化,认真修改大纲,并互相串改,由张嘉宾研究员和郝庆云副教授负责。五一前拿出定稿,交北京审查。
第二步:五月份,搜集资料,或买,或借,或复印。撰写研究综述及考异,附上有关书籍、资料和文献目录,越详细越好。要对所搜集的资料进行分类,如档案资料、论文资料、专著资料等,在此基础上开始做资料摘编。
第三步:六月份,开始资料长编的编写工作,并开始调研,首先主要在黑龙江流域进行。具体方案和措施各项目组再做详细周密的安排部署。
在字数分配方面,《清史·民族志·满族篇》正文共计20万字左右,其中满族占14万字左右,其他六个小民族共占6万字左右,每个小民族1万字左右。资料长编共200万字左右,其中满族占100万字左右,其他六个小民族占100万字左右。

五、制定了经费管理和使用的基本制度和措施

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刘厚生教授提出大致方案,经会议讨论后形成初步共识。《清史·民族志·满族篇》课题项目共有经费30万元左右,具体包括调研旅差费、论证咨询费、资料购置费、设备购置费、小型会议费和人员劳务费几部分。其中主要支出是买书及其他设备的资料费、劳务费和调研费,特别是劳务费方面实行从优原则,调研费实行实报实销的原则。在经费管理方面,刘厚生教授提出在哈尔滨单独设立一个账号,由哈尔滨学院郝庆云副教授负责六个小民族撰写经费的管理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