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白山文化》编审会议纪要

 

《中国长白山文化》编审会议于2003年7月31日至8月2日先后在黑龙江省宁安市镜泊湖和玄武湖召开。会议由《中国长白山文化》编委会主任、东北师范大学东北民族与疆域研究中心主任刘厚生教授主持,与会人员有:吉林省民族研究所所长张璇如研究员、吉林省艺术研究所原所长田子馥研究员、辽宁省博物馆馆长王绵厚研究员、延边大学历史系刘子敏教授、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孟广耀研究员。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对《中国长白山文化》一书的主要观点以及体例、框架、结构等进行讨论,其中重点是本书的"绪论"部分,因为这是集中反映本书思想的部分,是全书的灵魂之所在。经过与会人员的热情发言和激烈讨论,最后基本上达成了一致,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会议的主要成果是:对本书的整体框架和主要观点提出建议;依次对各编的框架、内容和观点等进行审定和修改;讨论修改"长白山文化"的界定、地域范围和特点。现将会议讨论的内容从上述三个方面总结如下。

一、关于本书的整体框架和主要观点

与会人员指出,《中国长白山文化》一书应代表该领域的最高水平,要力争写好,拿出最高成果,推出一部精品。在文风方面,应既有学术性,又有可读性、趣味性,照顾到不同层次的读者。因此,统稿工作意义十分重大,必须严格认真,顾及每个方面,如全书的体例、结构、观点,甚至标点、注释等。取舍的依据应按照与长白山有关的标准来进行。
关于全书的整体内容,本书按照编、章、节体例编写,要将体例融合好,保持全书的连贯性。王绵厚认为,个别观点不强求一致,只要言之有理即可,但核心区域应基本一致。田子馥认为,因为本书的创作宗旨是有针对性的,所以在民族问题、疆域问题和历史归属问题上一定要统一,例如东北各民族的族源问题、古代东北地方政权的分界问题等,就应保持一致。
关于本书的重复问题,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箕子朝鲜问题,许多章节都有提及,此外还有民族、建置、政权、人物等,都有内容重复现象出现。重复现象的过多出现无疑影响了本书的整体质量。针对这一问题,孟广耀提出了解决的原则性意见,即"避免重复内容,允许内容交叉"。具体方法是:第一,宏观描述和微观透视相结合。同一事情在这一章节用微观透视的方法写,另一章节用宏观描述的方法写。第二,虚写与实写相结合,即一笔带过与详细写相结合。第三,从不同角度切入,如箕子朝鲜问题,不同地方都可以提及,但侧重面不同,以此来化解重复。如《金史》对"海陵之变"的处理、《史记》对"垓下之战"的处理,都不显得重复,比较成功。
关于本书的注释问题,田子馥指出,由于本书的主要目的是回答南北朝鲜的一些问题,因此凡是涉及此的地方需要注释,以增强本书的可信度和说服力。
关于东北地区汉族的历史作用和地位问题,不少与会人员都指出,应给予高度的重视。孟广耀指出,目前学术界普遍忽略了中国边疆地区的汉族。实际上,中国东北地区的华夏汉族,自古以来就有,例如商周时期的孤竹国,完成了东夷的华夏化,实现了东北汉族人口史的开篇。西汉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东北地区的汉族人口已超100万,成为东北地区第一大民族。因此,本书对汉族问题一定要大书特书,以还历史一个本来面目。
张璇如说,1990年国家民委召开会议,认为汉族研究应纳入民族研究中去。此后两广、福建地区开展了大量关于汉族问题的研究。因此本书应贯彻这次会议精神,对东北地区汉族问题的研究应给予足够的重视。
田子馥还专门作了题为"汉族、汉文化在东北开发中的作用"的发言。他指出他写这篇文章是有针对性的,因为他所接触到的多数观点尤其是南北朝鲜的荒谬观点,认为汉族不是东北的土著民族,汉文化是移民文化,东北是"划外之地"。对此,他旗帜鲜明地指出,汉族也是东北的土著民族,辽河流域也汉族的发源地之一。周武王分封,封召公于燕,封箕子于朝鲜半岛,可见华夏族早已在朝鲜半岛开发。辽东五郡、汉四郡中的大部分都在今天的中国东北地区。此外,语言文字是民族的外部形象,所表述的是民族的精神。东北地区的一些政权如高句丽、渤海、辽、金,被摧毁后,民族随即消亡或融入汉族等其他民族中去,其原因就与本民族没有自己成熟的语言文字有关。还有一些政权认同汉族儒家文化和建国学说,在政治制度、官吏设置等方面效法汉族政权,其结果也是政权消亡后,大部分融合到汉族之中。另外,他还论述了中国古代民族间战争的问题。少数民族政权发动对汉族政权战争的原因主要是争夺生存空间,这些战争都是统一国家内部割据政权之间的战争,是属于兼并与反兼并的战争,不是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关于汉族向东北地区移民的问题,他指出,明清两代出现了大量移民,尤其是清朝末期的移民浪潮。移民的主要原因是逃避战乱,此外还有发配到此的流人、被招募的垦荒开矿之人等。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汉族和少数民族逐渐融合。东北汉文化滋育了入主中原的王朝政权,这些王朝都把自己看作是中国的皇帝,例如入关后的清朝皇帝代表的是统一中国的皇帝。这体现了他们对汉文化的认同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刘子敏则认为宣传东北的迁徙文化要适可而止。因为东北文化有其土著的和独特的东西,移民和文化的传播不能代替整个东北的文化。对待汉文化的历史作用,应该给予充分的重视,但不能写得太多。东北地区的土著文化对汉族政权也具有一定的影响作用,例如汉族政权皇宫里的朝鲜音乐就明显地受乐浪、平壤和燕文化的影响。因此要看到民族和文化的交流与影响是相互的。长白山文化的源头是复合文化、迁徙文化,汉文化在东北地区的辐射呈现出南快北慢、西快东慢的特点。
此外,专家们还讨论了殷商文化是否起源于辽西的问题。刘子敏认为,箕子作为殷商后裔来到朝鲜半岛,但朝鲜半岛没有商文化和典型中原墓葬的遗迹。箕子东渡到此后即融合到当地民族之中。例如在五女山上就很难找到汉文化的遗迹。
关于本书编、章、节标题里的"长白山文化"字样的增删问题,王绵厚认为,由于本书论及和研究的是长白山文化,这一特点一定要突出。而不少章节都大量存在着"东北文化"、"关东文化"等字样,因此要将这些与本书性质不相统一的提法统一为"长白山文化",而且在章节的标题里也要有所体现,不能一处也不提。而孟广耀却认为,目前全书的"长白山文化"字样存在较多、较滥。因为本书书名是"长白山文化",其涉及范围已很明确了,编、章、节的标题里就没有必要过多地使用"长白山文化"字样了,而应适当省略。关于这一问题,下文还要专门涉及。

二、关于各编内容的修改

关于每一编体例、结构、内容及主要观点的修改,总结如下。
关于第一编绪论部分,孟广耀建议将第一编"绪论"单列出来,不编入编章节体系里去,第二编改为第一编,以下类推。这样一来,绪论部分就更突出了。他还建议将第四章"长白山文化的界定"变为第一章。本编要集中论述长白山文化的界定、汉文化的地位以及研究意义,重点是解决长白山地区的历史归属问题。
关于第二编"远古人类与考古文化",按照区域界定分为南系、北系、东系、西系和中系五个部分。孟广耀指出,本编中的不少章节,都加"长白山文化"字样,显得有些累赘。他认为章里的"长白山文化"字样必要性不大,适当删些;节里的"长白山文化"字样可全部删去,以使标题简明扼要。
第三编"民族演变与疆域形成"被普遍认为是问题最大的一编,主要体现在对传统的四大族系这一观点的认同上。刘子敏指出,四大族系理论最早是由金毓黻提出来的,其中除了肃慎族系是沿着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满族这一线索发展演变以外,其他几个族系的发展轨迹则不清楚。如果说肃慎族系是竖的变化的话,其他几个族系则是横的变化。例如,夫余族是在濊族基础上形成的新的民族,肃慎族也是濊族融合形成的;现代朝鲜族不能认为是濊貊族系,它是近代以来移民的产物;此外从考古学到文献学都可证明高句丽族是东夷族系,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它不是东北民族,而朝鲜半岛上的新罗和高句丽等民族也都属于东夷族系。总之,环渤海、黄海民族,都是东夷族系的,是东夷山地文化类型。从这里可以看出,东北民族的形成,是融合的结果,即经过长期的历史发演变,不断形成新的民族共同体。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古代东北是没有族系的。因此他认为,现在看来金毓黻的这一传统观点其实是不科学的,不必拘泥于此。
然而更多的学者却认为金毓黻的四大族系学说仍有其科学的意义和价值。王绵厚认为,不能否认有族系,族系是主体,是线索;本书若不提族系亦可,若提,还得按传统的"四大族系"写,因为还没有更新的理论体系来代替它。田子馥也指出,没有新的更多资料的发现,这一传统理论是攻不破的。
专家们又进一步探讨了这一问题,王绵厚认为,由于东胡族系不属于长白山地区的范畴,不必展开细写,用几千字概括一下即可。张璇如则建议将本编第一章的标题由"东北四大族系的形成与发展"改为"长白山地区三大族系的形成与发展",删去东胡族系。
此外,王绵厚指出,本编没有满族的形成,应加一节"满族的形成与迁徙",既包括由关外迁入关内的,也包括由关内迁入关外的。此外,还应论及汉民族的迁徙。而孟广耀则认为,这样写的话,每个民族都要写到,就会没完没了。他建议从宏观的角度写一下汉族,其余的选三五个即可,重点是写迁徙的规律。
关于回族问题,刘子敏认为,东北地区回族的迁徙没有特点,解决的办法是增加一章--"长白山地区民族的流动",回族问题就不单独提了。田子馥也认为回族问题可回避。
关于中国朝鲜族何时形成的问题,刘子敏指出,倾向性的说法即官方的说法,是19世纪中叶,是由移民形成的不同于朝鲜半岛的朝鲜族,这是中国朝鲜族的初始阶段。他们具备很多中国的特性,是和朝鲜人、韩国人不同的。这个问题如不弄清楚就会在学术界和国家政策等方面造成混乱。张璇如也指出,朝鲜族向中国较大规模的迁徙有三次:元末明初、明末清初和19世纪中叶,但大批迁徙是在20世纪中叶,即抗战和伪满时期。抗战期间,来华的大部分是侨民,加入中国国籍的是少数。所以说,迁徙的不等于形成,因为他们未加入中国国籍。可见关于中国朝鲜族形成问题,学术界是有分歧的。本书最好还是按照官方的观点写,即按照《朝鲜族简史》审查组的观点--19世纪中叶,此后中国朝鲜族在迁徙中形成。国民党不承认它是中国的民族,而中国共产党一开始就承认中国朝鲜族。刘子敏建议本章标题由"中国朝鲜族的形成"改为"中国朝鲜族的迁徙与形成"。
另外,一些专家认为,由于本编"民族演变与疆域形成"中有关中朝边界的划定和中俄边界的划定部分容量太大,建议另外设立一编,专门叙述这一问题。
关于第四编"政治风云与军事争夺",张璇如认为,本编第一章第五节"辽朝和东丹国"中,由于辽朝不属于长白山文化的范畴,所以建议去掉,保留东丹国。另外,本编第三章"近现代东北各族人民为维护祖国统一所进行的反侵略斗争"中的第三节"中国朝鲜族在反侵略斗争中的卓越贡献"将朝鲜族单列出来,意义不太大,建议删去。
专家们还对中国东北古代地方民族政权的性质进行了讨论。刘子敏坚持认为其性质是针对中央政权的割据政权,如辽、金与宋朝的对峙。而更多的学者却认为要回避"割据"二字,在提法上显得温和一些,建议使用"地方民族政权"这一提法。
关于第五编"民族习俗与宗教信仰",张璇如认为,第三章"历史上对长白山的崇拜"容量太小,不够一章,建议这一章与第二章"原始的萨满教信仰"合并为一章,改名为"萨满教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关于第六编"文化教育与语言文学",张璇如认为,第二章"朝鲜族教育"部分应增加民国以后的长白山教育。他还建议增加一章,专门叙述长白山地区的殖民文化。孟广耀指出,儒家文化在东北地区的传播可分为两期,其分界线是在公元4世纪后半期,第一期是被动的,而第二期是主动的。
关于第七编"诗文著述与民间艺术",张璇如认为,这一部分的文史著述内容少些,一些重要书目没有列入,还需要增加和充实。他还建议把准备增加的"人参文化"部分放到本编"民间故事"部分里去。
关于第八编"经济开发与对外交流",张璇如认为,本部分缺少民国、伪满及建国后的经济情况,应给予增加和补充。第五、六、七章"中俄、中朝、中日经济交流与发展"过于详细,建议将这三章合并成一章三节,并加以适当删节。
关于第九编"光辉业绩与历史名人",与会者普遍认为,这一编由于在体例上与前后不统一,还存在大量重复的问题,建议删掉。这样一来,绪论部分单列,增加一编"中朝、中俄边界的划定",删去原第九编,共有绪论、九编和跋三大部分。
关于第十编"人文环境与旅游文化",张璇如建议将本编的标题改为"人文环境与文化开发",还要增加一章,专门论述文化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此外,本编在体例上不统一,有按类型写的,有按地域写的,需要统一一下。孟广耀建议将第一章第三节"辽宁神秘奇特的景观--风景名山和水洞"中的"水洞"改为"大川"。
关于跋,不少专家建议在这里要集中论述研究长白山文化的意义,更为重要的是,要专门论述建立长白山学的问题。因此,它不是一般意义的后记,而是有重大理论贡献的部分,是全书的点睛之笔,要下力气写好它。

三、关于长白山文化的界定、地域范围及特点

关于长白山文化的界定,刘厚生教授首先宣读了目前书稿中的提法:在几千年的历史进程中,逐渐形成的以长白山地区为地理空间范围的、以肃慎族系和濊貊族系文化为基础的、并不断吸纳东胡文化和华夏文化(汉文化),共同铸就的具有鲜明历史、民族、地域特点的区域文化。经过与会人员的激烈讨论与反复推敲,最后归纳为: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逐渐形成的以长白山地区为地理空间范围的、以濊貊族系和肃慎族系文化为基础的、以华夏--汉文化为主体的、共同铸就的具有鲜明历史、民族、地域特点的区域文化。这一定义从长白山文化的空间范围、基础、主体等方面进行总结和归纳,是全面的、科学的,是这次会议取得的重要成果。
关于长白山文化的区域范围,经过讨论,最后确定如下:西到医巫闾山以东,北到小兴安岭以南,东到锡霍特山、乌苏里江以东,东南到朝鲜半岛狼林山脉、盖马高原、汉江以北。长白山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长白山是指中国和朝鲜两国的界山,包括吉林省安图县的南部,和龙市的西南部,长白县、抚松县和临江市的东部,这是一个很小的地区。其北界位于北纬42°35′,南界位于北纬41°15′,横跨约1.3个纬度。西界位于东经127°15′,东界位于东经129°00′,跨越近2个纬度。广义的长白山是指中国东北地区东部和朝鲜半岛北部山地的总称,北起完达山脉北麓,南延千山山脉老铁山。南北长约1300余公里,东西宽约400公里,略呈纺锤形呈东北--西南走向。最西列为吉林省境内的大黑山和向北延至黑龙江省境内的大青山。中列北起张广才岭,至吉林省境内分为两支:西支老爷岭、吉林哈达岭;东支威虎岭、龙冈山脉,向南延伸至辽宁省千山山脉。东列完达山、老爷岭和长白山主脉。面积约28万平方公里。
关于长白山文化的特点,刘厚生教授首先总结如下:1、渔猎、采集、畜牧、农耕相结合的多元的物质文化特征;2、质朴、率直、娴于骑射、勇于抗争的尚武精神;3、善于学习、吸纳先进、乐于创新的意识;4、万物有灵、多神崇拜的萨满文化;5、长白山文化洋溢着反抗外来侵略的爱国主义精神;6、长白山文化是展示东北亚各国文化的一个窗口。经过讨论,长白山文化的特点可归纳为两点:从起源上看,是多元的;从内容和内涵上看,是兼容的,即具有多民族性的特点。